老人失眠之百態(一)

利水滲濕能治失眠?

香港註冊中醫師 黎珂

今年初(2020年)到英國拜訪老友,遇其84歲老母 — 王媽媽。老人慈眉善目,但精神欠佳。細問起來,得知失眠二十餘年,入睡困難,凌晨3點前易醒,難再入睡。中午小息一下,也是半睡半醒,似睡非睡,不能好好休息而困擾多年。去看西醫,“吃安眠藥吧。”醫生一邊開著處方一邊說,“盡量別吃,易患老年癡呆。”有點恐怖吧!沒有別的辦法嗎?

入夜而眠,是很自然的。但對不少人,是一份奢侈。人能入睡、醒來是個什么生理機制?觀天地之氣,當夜幕降臨,太陽沉入大地、山邊,天氣漸冷,萬物潛憩。當旭日東昇,萬物甦醒,生機勃勃。人立於天地之間,與天地之氣相通,故晝寤夜寐。 《黃帝內經·靈樞·大惑論》云:“夫衛氣者(人之陽氣),晝日常行於陽(人之體表),夜行於陰(體內、五臓六腑之間),故陽氣盡則臥,陰氣盡則寤。 ”

《黃帝內經·靈樞·邪客》云:“今厥氣客於五臟六腑,則衛氣獨衛其外,行於陽,不得入於陰。行於陽則陽氣盛,陽氣盛則陽蹺滿,不得入於陰,陰虛,故目不瞑。”意思是衛陽獨行於外,不得入於陰,陰陽不和,似太陽不落山,月亮不升起,如何能睡眠。你說陽入陰則寐,我也看不到啊!觀察一下,你穿同樣的衣服,醒著時,即便躺著看書,也不會覺得冷。可是如果睡著了,不蓋上點什麼,就會著涼,感冒,為什麼?你醒時,衛陽在體表,“溫分肉,充皮膚,肥腠理,司開闔”。體表的衛陽進入體內,你就入睡了,同時你也少了一保溫層。這屬生活常識吧。中醫就是這麼美,她在我們的衣食住行里,又在繽紛的大自然中。

回到王媽媽失眠的問題。問其如何發生的,原來退休後事少,兒女多孝順,從不讓她操心家事,平日多清閒,漸漸入睡困難。這是問題之一,老年人少於運動、適當的勞累,氣血運行變差。告知老年朋友,適當的運動、操勞,晚上則多眠安。

王媽媽的另一問題是口乾舌燥,入夜尤甚,有時口乾致舌頭僵硬,入夜床前必備熱水一杯、涼水一杯。平日喜飲溫熱水。查其舌象,舌紅無苔,中醫說的鏡面舌,舌面有細小裂紋。我說:王媽媽,您是陰虛液少。沒想她馬上回答:六味地黃丸吃了,沒用。三七、西洋參也吃了,沒效果。王媽媽還懂一些養生之道。辨證論治,她有陰虛的問題,為什麼吃六味地黃丸無效?

再問下去,大便一或兩天一次,質偏乾,若兩天一次,大便成顆粒狀。陽明腑有熱,暗耗津液。王媽媽還容易尿道感染,症狀為尿頻、尿痛,小便色深,多次看西醫治療。稍喝水少則小便黃。三焦膀胱氣化不利,水道不通。易感冒,第一症狀是全身發冷,跟著頭痛、咽喉痛,吃感冒清熱劑有效。平日多怕冷,喜熱飲,陽虛。

吃的清淡,喜吃海鮮,食量適中,沒有肌餓感。

右膝、胯關節痛,上樓梯困難。

脈細,左脈弱於右脈,尺脈有根。左脈主血,右脈主氣。

諸多問題,哪個是主要矛盾?

綜上所述,王媽媽是陰陽兩虛,以陰虛為主,虛不受補。怎麼看這個虛不受補,有人認為是問題的結症,也有人認為是問題的無解。為什麼不再問一句“不受在哪裡?”是脾胃虛弱,不能受納、運化?還是氣、血、津、液受阻,道路不通?等等其他原因。上面提到王媽媽易尿道感染,尿頻、尿痛,小便色深,頻繁發作,多次看西醫治療。中醫看就是三焦膀胱氣化不利,水道不通。

三焦為六腑之一,與人體氣道、水道密切相關。

水道—《皇帝內經·素問·靈蘭秘典論》曰:“三焦者,決瀆之官,水道出焉。”《皇帝內經·靈樞·本輸》曰:“三焦者,決瀆之腑也,水道出焉,屬膀胱,是孤之腑也。”

氣道 —《難經》云:“三焦者,原氣之別使也,主通行三氣,經歷於五藏六腑。”

一旦氣道、水道發生病變可出現渴、不欲飲、噁心、癃閉與尿崩、大便乾結或稀溏、失眠,嚴重者傷及臟器。王媽媽有上述諸多症狀,且清陽不升,濁陰不降,氣道、水道均被障礙,自然是難於進補。無論是扶正還是驅邪,前提是道路要通暢。

李可老中醫承傳基地方 — 雙苓方,為五苓散和豬苓湯的和方:

白朮15g,桂枝10g,豬苓15g,茯苓15g,澤瀉15g,酒大黃3g,熟地黃15g,烏梅3g,+ 生山茱萸15g,懷山藥15g。

六劑,一劑煮出兩小碗,早晚飯後喝。

雙苓方針對的病機為陰陽俱損,“水道出焉”功能失常。

其中五苓散為《傷寒論》中名方,針對的病機為或外感或內傷之疾導致的“三焦水道出焉”之異常。並且具有開表托透伏邪的作用。

豬苓湯也是《傷寒論》中的方劑,育陰利水。針對土虛寒熱錯雜並形成局部陽明伏熱,影響三焦水道之氣化功能,陽明熱化致耗傷津液。

王媽媽陰陽俱虛、水熱氣結致三焦膀胱氣化不利。五苓散針對陽虛,水熱氣結為水濕之邪大於熱邪;豬苓湯針對陰虛,水熱氣結為熱邪大於水濕之邪,故將二方和用。王媽媽的陰虛液少,故用熟地黃代阿膠,陽明伏熱用大黃代滑石。烏梅斂降移位相火。

六劑藥後,王媽媽睡眠改善,近幾天均未服安眠藥可入睡。但還是易醒,睡得不實,仍口乾,夜晚口乾甚,半夜還需要喝一杯溫水。小便正常。便秘改善,日解一次,順暢成形。腿痛改善。

考慮王媽媽陰虛內熱,津枯液少。

精津液方加味:(李可老中醫承傳基地方,內含雙苓方)

烏梅15g,生炙甘草各30g,升麻30g,桂枝10g,赤芍30g,知母10g,熟地黃60g,酒大黃3g,麻黃2g,豬苓15g,茯苓30g,澤瀉15g,芥子10g,姜碳10g,白朮60g,+ 葛根30g,酸棗仁30g。

五劑,一劑煮出四小碗,吃兩天。

此方針對病機為陰虛腎水不足,深層肌中陽明伏熱,脈內血熱鴟張,脈外衛氣不用。

王媽媽陰虛液少,便秘為陽明腑有熱,必耗津液,液少又生內熱,形成惡性循環。易感冒說明衛氣不用。

方中烏梅、生炙甘草可益土伏火、益土載木,兼治土中寒熱二邪。

烏梅、熟地黃酸甘化陰。熟地黃曆經九蒸九曬,以陰裹陽,補土之液,以其滲灌之力,對治土於經脈中液的枯涸。

麻黃、酒大黃、熟地黃似海陸空三軍抽通腠理。

升麻升散土中火邪並升提中氣。

桂枝、赤芍對治營衛、血脈中之寒熱虛實夾雜。

合用雙苓方,開通三焦水道、氣道,亦通亦補,生生化化。

喝精津液方後,王媽媽睡眠明顯改善,保持每天6至7小時的睡眠時間,夜間口渴程度減輕。大便日一解,色黃成形。小便正常,沒有出現尿道感染。舌面出現薄白苔。腿關節疼痛愈,在家活動、上下樓梯都能自如。王媽媽服藥前,津枯液少,關節腔裡液少,關節磨損加速 ,所以關節疼痛。補充津液後,就像給開關的合頁上了油一樣,關節疼痛得到改善。王媽媽養了一陣子後還胖了兩斤,對治療很滿意。但睡眠時還是夢多。建議服用六味地黃丸和五味子、刺五加片善後。

這一病例說明治病需求本,“統病機而執萬病之牛耳,則萬病無所遁形!”— 李可老中醫。故病機抓對了,利水滲濕方也能治失眠。

 

【注】請讀者不要擅自抄用上面的藥方,有病請諮詢專業醫師。

【參考】呂英教授《中氣與臨床》